新笔趣阁 > 玄幻小说 > 幽冥古神 > 章节目录 第四百八十三章 请君入瓮

章节目录 第四百八十三章 请君入瓮

 热门推荐:
    第四百八十三章 请君入瓮

    一般情况下,天成阁弟子很少见到夏止凝动怒,其一是因为自身实力,其二是因为背景靠山,因此,雷女这个称呼,从很大意义上讲,具有很强的标志性。

    见到雷女动怒,蟒魁那叫一个哭笑不得,他和易森之间的秘密不能公开,打又不是对手,所以现在他只能祈求,祈求易森不要玩的太大。

    蟒魁表现得很镇定,可是内心早想打退堂鼓了,心想着,“易森,你可不要玩我啊!”

    “夏师姐,这可是我和易森之间的生死斗,还请你不要插手此事。”

    仗着胆子,蟒魁直接和夏止凝谈起了条件,要知道,平日里几乎没人敢这样和夏止凝说话,更何况像今天这种场合。

    “蟒魁,你不要不知好歹,快点把解药交出来,否则,死。”

    简简单单一个死字,夏止凝说的格外重,语气中没有半点讨价还价的意思,她可不在乎什么规矩,要是把她惹恼了,天王老子来了也不好使。

    虽然此刻蟒魁非常惧怕夏止凝,但是为了完成任务,蟒魁只能豁出去了,“解药我可以给你,不过你不能杀了我,为了防止万一,我早已经把解药留在了天成阁,而且解药上面还有禁置,只要我的生命停止跳动,那么解药会自动销毁。”

    一句话,蟒魁让自己死里逃生,也就是说,想要拿到解药,蟒魁必须活着。

    蟒魁这话,夏止凝半信半疑,但是为了安全起见,她只能相信蟒魁,区区一个炼元术师,夏止凝还真没放在心上。

    沉思片刻,夏止凝冷哼一声,淡淡道,“好,姑且相信你,但你听好了,要是易森有什么三长两短,那么我会用整个青蟒帮来祭奠,滚。”

    事不宜迟,当务之急是为易森找到解药,青蟒帮虽说是六大势力,但夏止凝还真没瞧在眼里,如果她愿意,青蟒帮根本没办法见到明天的太阳。

    夏止凝不追究,蟒魁重重松了口气,如此一来,他这条小命算是保住了,只要易森事后调解,夏止凝应该不会计较。

    “多谢夏师姐。”

    对着夏止凝道了一声谢,蟒魁二话不说,直接对着身后暴掠而去,哪怕明知这样的速度不可能逃出夏止凝手掌心,但畏惧使他不得不这样做。

    “蟒图,快走。”

    很快,蟒魁来到蟒图几人身旁,甚至连停都不停一下,大喊一声,逃也似的离开了。

    眨眼之间,蟒魁一行人消失在视线范围,夏止凝脸色铁青,从小到大,她什么时候吃过这样的亏,要不是为了救易森,恐怕蟒魁不知死的有多惨。

    “白佑林,你还愣着干嘛,快点想想办法啊!”

    无奈之下,夏止凝只能让白佑林帮忙,要是这些毒素全部被易森吸入体内,也许易森根本熬不到回天成阁。

    “行了,别装了,你说是吗?易森。”

    来到易森身旁,白佑林伸手拍了拍易森的肩膀,这个举动让夏止凝十分惶恐,因为易森周围可是有火灵力和毒素包围,稍有不慎便会让毒素进入体内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

    “这都瞒不过你。”

    夏止凝刚要惊呼还,只见易森毫不费力起身,紧接着周身火元力被吸入体内,与其一同入体的,还有那让人闻风丧胆的毒素。

    “果然如此,你小子实在是太奸诈了。”

    收回手,白佑林看了看依旧白皙的手掌,然后不禁露出一阵坏笑,他猜的果然没错,这是易森和蟒魁演得一出戏。

    眼下这一幕,让夏止凝有些迷茫,易森为什么会一下子好了,白佑林接触毒素为什么没有中毒迹象。

    “易森,你怎么把我给弄糊涂了。”

    朱浩天揉了揉脑袋,表示对此完全不理解,无奈,易森只能全盘托出,但是有关魂约的事,易森却是敷衍了事,“其实,之前借助镜像的掩护,我已经和蟒魁完成了一次合作,至于后面的战斗,我们是演给罗宇那些人看的。”

    听易森这么一解释,夏止凝突然想起了什么,难怪先前白佑林显得那么有恃无恐,原来是看破了易森的意图。

    “好你个易森,害得我在这么多人面前丢丑。”

    夏止凝不管不顾,直接伸手在易森腰间一掐,如此暧昧的动作易森哪里受得了,一边假装哀嚎,一边用手阻止夏止凝继续用力。

    虽然没有痛感,但是夏止凝的柔情不断刺激着易森的大脑皮层,让他的心境产生了些许变化,正因为这些变化,让易森以后的路,和真正的分身有了很大的区别。

    “好了,不要闹了,蟒魁他们已经走远了,易森,说一说你接下来的计划吧。”

    白佑林伸手拦住夏止凝,易森故意放了蟒魁,绝对另有隐情,趁着这个机会,白佑林想好好了解一下易鑫,说不定这件事的始作俑者,就是易鑫。

    “还是佑林大哥看的准,接下来,我准备……”

    四个人贴得很近,易森低声耳语,将接下来的计划说了出来,三人听了皆是点头同意,夏止凝脸上甚至出现了期待的笑容。

    一口气逃了很远,罗宇一行人这才停下来,一路上他们甚至连说话的勇气都没有,生怕因为声音太大,将夏止凝和白佑林引来。

    “蟒魁,刚才你为什么不杀了易森?”

    空地上,罗宇阴沉着脸,显然是因为蟒魁放过易鑫而心生怨气。

    一听这话,蟒魁气不打一处来,上前拽住罗宇的衣领,咆哮道,“你当我傻啊,有能耐你怎么不去,要不是我用解药威胁,我他妈早死了。”

    几人见状,刚欲上前劝阻,一旁虎灼站了出来,走到两人身旁,两手分别搭在两人肩膀上,话语显得很是沉重,“你俩都消消气,我们是盟友,真要是打起来,不是让别人看笑话吗,尤其是易鑫,所以我们都冷静一下,有什么误会解开便是了。”

    一提到易鑫,两人压制住心中怒火,蟒魁松开手,冷哼一声,说道,“我可以不计较你抛弃同伴的过错,但是请你记住,我们的合作在易鑫这件事了结以后,将会彻底终止。”

    蟒魁发泄完心中怒火,冷冷站在一旁,以至于罗宇和虎灼的眼神交流,根本懒得去管。

    与虎灼短暂交流后,罗宇尴尬一笑,点点头,对蟒魁开始了安抚工作,“我承认,这件事我有责任,我在这先给你赔礼道歉,不过话说回来,我们这也是为了大家好,所以还请你谅解。”

    罗宇嘴上这么说,但心里没有一点愧疚感,反正死的人又不是他,这样说无非是顾全大局。

    “是啊,蟒魁兄消消气,我们还有一个共同的敌人,等事后,我和罗宇兄一定会给你一个满意的报酬。”

    见到蟒魁无动于衷,虎灼跟着劝解,因为易鑫,他们聚在了一起,等解决了易鑫,这个联盟终将瓦解。

    摆了摆手,蟒魁显得很不耐烦,他现在懒得和这群人说话,要不是因为易森的计划,他巴不得这个联盟早点解散。

    “好了,这件事先算了,我能死里逃生,是因为他们太在意易森,之前我不是跟你们说过吗,北沼泽有人闯入,如果我没猜错的话,这个人就是易鑫。”

    蟒魁先是展现出大度,然后将几人引入话题,这个消息果然起作用,几人立马将思绪转移开,因此蟒魁完美掩饰了身份,没有引起任何人怀疑。

    “北沼泽,那里可是鲜有人至,易鑫去哪里干什么?”

    罗颖黛眉微皱,脑海中快速思索,然后排除一个又一个猜测。

    这个问题同样难住了其他人,几人闭口不言,直到某一刻,虎灼开口说道,“你们说易鑫会不会奔着地沼幽魂草去的。”

    地沼幽魂草五个字一出,所有人恍然大悟,这种猜测他们不是没想过,只是这东西连术师都不敢轻易染指,更何况易鑫四人里根本不可能再有术师。

    纵观血云楼,除了夏止凝和白佑林以外,再没有其他术师,而且这两人必须尽快回到天成阁,否则易森性命堪忧。

    “不排除这种可能,那里常年被蟒族占领,而且连我都没有资格进入,想要得到地沼幽魂草,势必会危险重重,所以我们何不借此机会……”

    说着,蟒魁伸手在喉咙上一划,那意思不言而喻,废了这么大劲,蟒魁终于把几人引入正题。

    “这的确是个好主意,但是我们去了,不是同样身处险境吗?”

    虎灼向来小心谨慎,这种说法的确在理,这时候蟒魁什么也不能说,要是一直想方设法针对这件事,势必会引起其他人的怀疑,因此欲擒故纵才是最正确的。

    “依我看这事行得通,蟒魁既然和那里的蟒族有联系,那些魔兽势必会给些面子。”

    罗宇笑着看向蟒魁,这个时候不好好利用一下这层关系,过期可就作废了。

    蟒魁斜瞥了罗宇一眼,看样子很是不耐烦,心里却偷乐得不行,没想到这小子这么容易上套,看样子他和易森这出请君入瓮,基本算是成定局了。

    “罗宇,你的意思是,到时候还要我出马,然后你好坐收渔翁之利?”

    冷冷一笑,蟒魁开始计较起来,刚被罗宇坑一次,这一次,他说什么也不会冲锋陷阵。

    “蟒魁兄多虑了,这一次,你只管跟蟒族打好招呼,一路上不堵截我们就行,只要解决了这件事,你就算立大功了。”

    为了顺利追赶上易鑫,罗宇心生一计,反正他们是一根绳上的蚂蚱,到时候蟒魁想不出手也不行。

    不但是罗宇这么想,此刻虎灼抱着同样的想法,如果运气好,他们还可以顺手牵羊,顺带着采摘几株地沼幽魂草,那岂不是一举两得。

    “好吧,我再相信你一回,易鑫他们已经深入北沼泽了,所以追起来未必很轻松。”

    蟒魁看似妥协了,实则虚之,他已经和易森沟通好了,这一次务必要将罗生门一网打尽,很快,所有人调整好状态,丛林中无数人影攒动,目标豁然指向了天成阁北方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