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笔趣阁 > 玄幻小说 > 逆天宰道 > 章节目录 第一千一十七章 三万年的记忆

章节目录 第一千一十七章 三万年的记忆

 热门推荐:
    “你说谎。”他的面容严厉起来。

    “不,我没说谎,是真的。”

    白千道一眨不眨看着她,说道:“通灵妖,是我从所未闻,从所未见的妖,但再怎么奇异,也不会脱出一个范畴,你一定有秘密瞒着我吧?”

    史子菁欣然承认,说道:“没错,通灵妖还有一个奇异本领,就是代代传承记忆和灵意。那次你携我回来,无情地离去,我心中愤怒,又彷徨无依时,我娘的记忆终是传承给我,让我拥有三万年的修炼经验和灵意。通灵妖的修炼经验,也只是灵意通达,妖力却太弱。大道无痕真的太神奇,我由此悟出自己的天道,这是历代通灵妖不可能达至的高度,我很想知晓此为何道?是不是能增强我的力量?”

    白千道这才明白,十六岁就成熟的心智,原来是为传承了三万年的记忆,此类妖确然很奇异。

    “我所知仙界很遥远,地狱更加遥远,你能做到……我看来也很神奇。我想,拥有这类灵意力量,经常闻听天上地下之声,对你有莫大好处,冥冥中会让你悟出很奇异的力量。”

    见史子菁一副惊喜的面容,白千道皱眉,又道:“你也别太高兴,如此已是在触犯天机,会让你遭受无情的厄运折磨。”

    史子菁立时惊惶于色,问道:“那我该怎么办?”

    白千道沉思着,说道:“我也不知……”

    说至此,他深注着她,说道:“你我也算有缘,但是我不想加深的缘分,本来我是想待一时机就离去,为了你,值不值得呢?”

    史子菁不知他说的是什么意思,此时目眸荡清,说道:“我已对你没有保留,你可以占有我的一切,这值得吗?”

    白千道移开目光,说道:“不值得,你对于我来说,也许只是生命过客,我并不在意你的一切。”

    史子菁目中又浮起深深地羞辱之色,说道:“我是很弱,但我会变强。”

    白千道淡然一笑,说道:“没有意义,但我做了一个决定,为你悟出一个力量,会让你少受厄运之灾,而以后的命运谁也不知……你离去吧!还有以后不许再窥我!”

    史子菁神色复杂地离开,白千道闭关中,不让人打扰自己。

    近来,婉玉尊者很郁闷,烦躁不已,不能理解曾琦尊者无故消失,都没人目睹去了哪里,就算死了,尊者的尸身也难以被摧毁的一点渣不剩吧?

    她绝不相信是史川晧所为,也没想到史川晧早已不在,自己在对付恐怖的杀胚白千道。

    白千道是想杀了婉玉尊者,可是他不能做,此女是帅天骄的亲密身边人,她死去,会让帅天骄抽丝拔茧,怀疑到史川晧。

    婉玉尊者不会罢休,正欲酝酿新的阴谋,却是不知最近自己烦躁,是为白千道剥夺了几丝气运。

    气运不好,让她的修炼颇为不顺,差点走火入魔,还好为帅天骄知晓,救了回来。

    正安养中,又被一道莫名力量劈着,差点灰飞烟灭,重伤在身。

    帅天骄依此力量,寻到宫外一昊帝,却是还真没法究错,这昊帝是与另一昊帝比试,莫名其妙地力量劈飞,自己还因此受了伤。

    婉玉尊者被吓到,躲在殿内,以一件宝物护体,都不敢露面了,更别提耍阴谋诡计,白千道也能因此安生一段时间。

    两年后,白千道唤史子菁前去,传授了她辟灵大法。

    厄运是难以避免,但是可以设法躲开灵意招天之祸,修此力量就起到这作用,给灵意加一层避免之意,这比辟厄更高级,也可见他的苦心。

    以他如今的强大悟性,对功法技能理解的太多,创造一个力量并不难,只要十日就能做到。创造这等辟灵大法,还是需要在修炼期间,悟两年的时间,这与他触及一点命运也有关系,融入了一点改变厄运之道。

    其实,他也能创造出十万个普通技能,但那需要足够多的时间,现在有功谱给他不断地生成,他只想更多时间投入修炼中。

    尊体境中阶想升阶至高阶,本就很困难,普通尊者一般都要十万年的时间,更何况他的升阶更是难上加难。若有天缘好处,或能大量夺取气运和灵魂能量,那会大幅加快时间,奈何现在他是瓮中之鳖,只能不停地修炼。

    史子菁自是很欢喜,能得白千道费心费力为她单独创造一个力量,这是她的天大机缘。

    她告诉白千道,她为自己的天道起了一个名字,唤作窥灵。

    白千道觉得这名字起的很好,不管是神仙还是幽魂,都是有灵性,而她就在窥这天上地下之灵性,悟出未知的奇异力量。

    拥有窥灵的能力,史子菁也变了许多,十八岁的她,已是成长的极为成熟之态,时常面浮一股魅意,全身隐浮神秘色彩,看起来深幽幽,眼睛一张一合间,泛着变幻的灵意。

    白千道不知道,李美莲之父曾修炼一个大无上窥穹神法,第一阶段就为窥灵,但此窥灵不同彼窥灵,只是名字相同而已,各有不同的能力。

    灵性决定,诸法万万千,会有类似修炼之法,也有修炼之名相同,但少数天纵生命的本命力量绝对是独一无二,绝无仅有,这是别的生命绝不可能悟出来的。

    此时,秋怡月面见躲在一团光圈中的婉玉尊者,这娘躲在内里,一年前也差点被一远处横来力量差点击爆。还好一年中,气运又为无形中生出来一些,倒是没那么危险了,但是婉玉尊者还不敢出来啊!

    秋怡月面现迷茫之色,说道:“娘,近日不知如何,我总会梦见一个奇异的空间,我在那里很快乐,可是四周的一切又很模糊。”

    婉玉尊者面现讶色,急声问道:“你还梦到了什么?”

    秋怡月摇头,困惑地道:“这梦已是多次,很熟悉的感觉,娘,您说我为什么会有此类梦境?”

    婉玉尊者看着她,目光有些异色,轻轻一叹,说道:“怡月,只是梦而已,不要多想,娘传授你的群星璀璨力量,修炼的如何?”

    秋怡月说道:“娘,我使出来给您瞧瞧。”

    说此,秋怡月手一划,就是群星闪烁,耀眼生辉,还有彩光环浮,艳丽多彩。

    婉玉尊者异常地惊讶,说道:“怡月,你这力量为什么会有彩光显现?”

    秋怡月纳闷地道:“我就是按照您的指导修炼的,难道不应该有彩光吗?”

    婉玉尊者摇头,随后又面现喜色,说道:“或许你升级了这力量,与我说说修炼心得吧!”

    秋怡月一说,婉玉尊者便明白了,原来女儿真的做到进化了群星璀璨的力量,为此欣喜激动,说明随着女儿的成长,这悟性和天资越来越高了。

    秋怡月和史子菁都在成长中,晃眼又是四年过去,对修真者漫长的寿命来说不算什么,但至少对秋怡月来说,在修真界极为幼小的她,正在领略无穷无尽的精彩,每一日都会感受到新颖。

    “宇清师兄,请不要这么说。”

    秋怡月面对脉脉含情的崔宇清,面颊浮起羞云,宫内暗恋她的人太多,但能如此直面她是极少数,崔宇清就有这个身份地位。不知怎么的,她热衷于修炼,对感情很看淡,对崔宇清的赤裸裸表白羞涩于心,但不知怎么出口拒绝。

    “怡月师妹,我爱你,此心可鉴。”

    “不……不……宇清师兄,我……我还小……”

    秋怡月想着如何拒绝,却是头脑里一团乱,还是不知该如何说。

    “我已默默喜欢你十五年,等到你二十岁才来倾诉对你的爱恋,请接受我的真心吧!”

    “不……不……”秋怡月慌乱不已,连忙逃离自己的修炼之地,跑去婉玉尊者那里避难。

    崔宇清郁闷,看着她飞去的身影,又恋如炽。

    “娘,他向我表白,我该怎么办?”

    气运生出更多,婉玉尊者自感没了威胁,已经活动自如,看着红晕朵朵,心慌意乱的秋怡月,笑问:“怡月,你喜欢他吗?”

    “不知道,我只想修炼,不想这么尴尬,太羞人了。”

    婉玉尊者点头道:“好,我去训斥他一顿,让他不再来纠缠你。”

    “不……他也没做坏事,不要训斥,您说说就行。”

    婉玉尊者满面爱意,说道:“我女儿太善良了,谁能真正获得你的心,是他的福气。”

    “我就想与娘在一起,不想男人的。”秋怡月偎入婉玉尊者的怀中。

    婉玉尊者爱怜地抚摸秋怡月的秀发,心中极为喜欢乖女儿,却还有一个阴影存在,让她暗暗叹口气。

    不久,谁都知晓婉玉尊者发话,不许任何人来骚扰秋怡月,许多男人叹息,暗恋秋怡月的人真的很多。

    崔宇清更是郁闷,他是真心爱秋怡月,可是这道门槛一设置,他也无可奈何,谁都知晓婉玉尊者身后站的是帅天骄啊!

    某日,他与史子菁相遇,她的魅色让他恍惚,此女数年不见,已是成长的越发诱人了啊!

    他的心又是萌动,展开对史子菁的激烈攻势,此女背后只是一个中阶尊者史川晧。据说史川晧的师父,一个中阶昊帝随着帅天骄去追杀白千道,已是死在邪空集市里,后台早已不硬了。

    他是自信心重拾,本是仙孽天才,可谓年轻一代第一人,还有身份地位的光环笼罩,让他肆无忌惮地追求。

    史子菁欲拒还迎,背后满满地蔑视,她如今得白千道调教,悟出自己的天道窥灵,自觉也能列属仙孽天才,只待试灵大赛认证,一举扬名大衍天下。

    最主要的是,她的特殊能力,让她窥到宇星宫许多秘事,包括崔宇清向秋怡月表白爱意,也恰好为她窥到。

    她一直把秋怡月当做竞争对手,自然窥的更多,心中也不得不承认对手的天资越来越好,还是有嫉妒之心。

    与崔宇清相遇,是她刻意而为,魅色惑人,果然这位就上钩了。

    她只是想吊着崔宇清,以后说不定有用,谁知这位死缠烂打,还总有种高高在上的样子,让她很不爽快。

    颇有心机的她还是在笑脸相迎,想着法地装傻,不正面回应。

    崔宇清也不爽快,我追求你,已是放下高贵的面子,你还对我如此,是不是太不上道了?

    你虽比秋怡月姿色不差,但你在宇星宫的地位差了许多,你那愣子老爹已经得罪了帅天骄,你还想得罪我的高大家世吗?

    再说我乃是仙孽天才,年轻一辈的翘楚,待帅天骄升仙后,最终要靠我来执掌宇星宫。多少女人想要接近我,甚至有女尊者讨好我,你在装傻充愣,又以为我看不出吗?

    崔宇清心中恼怒,想到史子菁的魅色动人,又是心跟猫爪一样,痒痒的,邪恶念头就此升起。

    找到时机,约史子菁出来,在一座无名山上,就露出了色心狂涨的面目。

    “史子菁,四周已为我布下阵法,你无法逃脱,也呼救无门,今日就是要你的身体,从了我吧!”

    崔宇清一道力量掌控住史子菁,面上布满凶淫之色,就欲霸王强上弓。

    “慢着,宇清师兄,你不能如此待我,这违背了宫内规矩……”

    史子菁心中慌乱,强行镇定心神,知晓这番说辞无法让崔宇清收手,眼珠子急速转动,在想别的说辞。

    “我的老祖宗就是规矩,以后我会成为制定规矩者,现在从了我,日后我保你升仙,还是不从,我会让你陷入地狱中……”

    崔宇清已是把她抓到近前,双目喷着淫火,她的目中的惊惶之色,让他看在眼中,心中升起了好好凌辱一番的快感。

    史子菁更是慌乱,已无法再平静,眼见这面前的面孔越凑越近,心中浮起悲哀之意。

    崔宇清色心大起,轻轻一震,衣裳碎片,玉色皆呈。

    史子菁已是绝望,就见到这崔宇清双目大张,宛若见鬼似地,恐惧不已,大叫一声:“不,不要来找我……”

    epzww.com      3366xs.com      80wx.com      xsxs.cc</p>

    yjxs.cc      3jwx.com      8pzw.com      xiaohongshu.cc</p>

    kanshuba.cc      hmxsw.com      7cct.com      biquhe.com</p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