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笔趣阁 > 玄幻小说 > 逆天宰道 > 章节目录 第一千一十八章 你在玩火

章节目录 第一千一十八章 你在玩火

 热门推荐:
    力量一松,史子菁讶异地看着崔宇清手脚乱舞,不停地喊着:“是我有罪,不该辱你,杀你……不要来找我,不要……”

    这时候,一件衣裳飘来,为史子菁遮羞,又一道声音传在耳边:“速离。”

    史子菁听这熟悉声音,这才心情一松,随之香泪流下,取出十万倍速飞辇,速速遁去。

    临行时,就见崔宇清双腿跪地,不停地对着空中磕头,疯狂地喊:“我有罪,我有罪……”

    她的心中只有一个疑惑念头,他是如何做到让一个道人发疯?

    “你怎么做到让他发疯的?”史子菁看着冷冷的白千道,又是嗫嚅地道:“我……我也不知他会人面兽心……”

    “是吗?”白千道冷声道:“你在玩火,若是我因此暴露,第一个杀的人就是你。”

    史子菁的目中又是流泪,走上前去,跪在白千道面前,说道:“我错了,你惩罚我便是。”

    白千道冷哼一声,说道:“现在你要谨守住你的嘴,若为问起,就说只是与他去游玩山峰,他突然发疯,你被吓到,才回来,别的什么也不知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史子菁抹去泪水,欲趴伏在他的膝上,见他一瞪眼,又连忙缩回了身。

    “能告诉我,如何做到让他发疯的吗?”此时的她,楚楚可怜地样子。

    白千道沉声道:“我岂能不知你之意,预防万一,早已给此子种下幻觉罪孽。自作孽,心魔存,此子应该曾凌辱杀害过女人,才会如此发疯,要不是杀他会让那老东西不管不顾地欲杀我,他又岂能活命。”

    他又凝视史子菁,说道:“万事险恶,在你力量没强大之前,自作聪明之事,都是愚蠢行为。”

    史子菁咬了咬唇,问道:“你一直在以弱抗强,是不是也愚蠢?”

    “我心中有数,自身有力,有诸多底牌保障生命,还有我的大气运一直伴随,这都是我的底气。”

    “我有大气运吗?”

    “有,遇见我,就是你的大气运,但远远不如我的气运之强,你才要收起你的一些小把戏,若我不在你身边,你会枉死。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我就不能一直伴随你身边吗?”

    “不能。”白千道断然回应,说道:“你也许只是我的一个过客,我本就不该在意你的存在。”

    史子菁倏地站起身,怒气上涌,说道:“你不知晓这句话很伤人吗?”

    白千道冷冷看着她,说道:“现在,出去。”

    史子菁一呆,微微垂首,缓缓步出去。

    她没有再流泪,而是目色坚定,过客之语,刺激的她想要尽快变强。

    崔宇清彻底疯了,癫狂地四处磕头,念念叨叨我有罪。

    昊帝的威意降临,白千道连忙出来,执礼面对面色阴沉的正冬昊帝。

    “正冬师伯,我不知此事,待我唤来小女……”白千道一副惊惶神色,唤来了史子菁。

    史子菁也是满面畏惧,跪在地上,怜弱地道:“宇清师兄喊我去游玩,我跟着去了,哪知他……突然发疯,还对着我磕头,我……我当时以为他入邪,害怕极了,这才独自离开,心中一直惶恐,没敢告诉爹……老祖宗,我真的不知是怎么回事啊!”

    正冬昊帝皱眉,问道:“当时就没有别的异常吗?”

    “没有……我当时心中恐惧,头脑已是很乱……也没注意到更多……”史子菁惧怕地,伏在地上身躯簌簌发抖。

    正冬昊帝冷冷盯视史子菁一会,一声不发地离去,白千道至史子菁身边,叹道:“子菁,你应该告诉我,我也好向正冬师伯秉明情况啊!”

    史子菁手脚颤抖着爬起身,扑入他怀中,身躯还在发抖,说道:“爹,我很怕,宇清师兄是真的入邪了吗?”

    “唉,我也不知,这还待师伯查明,你再好好回忆一下,当时有没有异常情况?”

    “我已经想过多遍,当时就宇清师兄诡异,实在是想不出来……爹,我真的好怕……”

    “乖女儿,不怕,不怕……”白千道轻抚她的后背,柔声安抚着。

    看似父女情深,随后白千道一直安慰着,史子菁在他怀里,就没动过窝。

    半个时辰后,白千道拍了拍她的背,说道:“他已离开。”

    史子菁这才离开他的怀抱,一扫先前的柔弱恐惧的样子,媚笑道:“我装的如何?”

    “过了,但没让他看出破绽……修真者没可能一直惧怕邪物,这一段时间,不要再露出这副笑容,要做出随时会受惊,但又不是特别恐惧的样子。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怎么做……只是要伪装到什么时候?”

    “半年时间,足矣。”

    “他会起疑半年?”

    “会,这是个年老成精的老东西,便是半年后都不会放弃,不过有半年时间,你也不该还有这心中的梦魇,完全可以恢复自我。只是你要做好随时警惕,我们之间,也不能再随意对话,这都是你惹的祸啊!”

    史子菁抓住他的衣角,可怜兮兮地道:“我已经知错了。”

    白千道手一拂,冷声道:“别跟我装了,修炼去。”

    白千道料事如神,果然正冬昊帝半年后没再随时感知过来,但还会有时探来感知。

    崔宇清的疯病难好,这让正冬昊帝心中愤恨忧愁,他并不完全相信是邪物作祟,很想探明是什么原因,不会放弃的。

    有恶虎窥伺在旁,母狼又心中跃动,欲再对白千道下暗手。

    婉玉尊者气运恢复,不再横遭厄运,记着史川晧的羞辱,完全没认识自己之错,启动新的阴谋。

    她去了宫外,见到一巅峰尊者,这尊者曾是宇星宫人,但犯下极凶罪恶,杀了宫中一些弟子,强掳两个女尊者在侧,还在外残杀无数。

    此巅峰尊者是婉玉尊者的堂兄,当初是她力求帅天骄,才只是驱逐,没有依宫中规矩,灭杀。

    宇星宫还是会遵守规矩的,小恶或许会睁一只眼,闭一只眼,可是这巅峰尊者如此凌辱宫中两个女尊者,就太过分了。

    你只是巅峰尊者,还不是昊帝,随意破坏宫中规矩,昊帝们也看不过眼啊!

    婉玉尊者冰冷神色,说道:“堂兄,这次你能为我杀了史川晧,我会保你没事,还会给予你很多好处。”

    巅峰尊者嘿嘿一笑,说道:“交给我吧!我早看他不顺眼,暗地里干的坏事不如我多,但也应该为宫中惩罚,却一次次为他奸猾逃脱,这次我定会杀了他。”

    婉玉尊者鄙视看他一眼,要不是家族式微,人丁单薄,当初她也是不想保他的。

    望着婉玉尊者离去,巅峰尊者目露出邪淫之色,冷哼一声,说道:“你要不是帅天骄的禁脔,我早已把你办了,现在还需靠着你,说不准哪日我要你臣服我的……”

    话犹未完,一道力量从天击下,他惊惶出手抗御,却这是昊帝的力量,这就被击的眼睛暴突,七窍流血,亡去。

    他的最后的意念是,什么鬼?哪个昊帝在灭杀我?

    婉玉尊者听到暴声,又返了回来,看着这巅峰尊者的凄惨死状,娇躯不由自主地颤抖。

    一定是那厄运邪物,自己就曾遭受其害,诡计连番失算,听说那仙孽天才崔宇清也是受邪物入侵。

    婉玉尊者深怕再被邪物沾染厄运,娇面苍白地快速离去,又躲进了那防御宝物里,瑟瑟发抖。

    她离开时,不知为她痛恶的史川晧,正从几万里外而过,面上露出一丝诡笑。

    母狼计划再次失败,恐惧地躲进窝内,舔着内心的伤口。

    恶虎依然抓不住把柄,怀疑心重,有时会来窥探一下。

    十年快至,终是到大衍空面万年一次的试灵大赛,各大势力,中小势力,甚至是散修齐聚向距离宇星宫上千亿里外的旷野处。

    封天桎地网因此开了一道口子,但只许生命进,不许生命出,谁若想进来,就要考虑好了,或许很长一段时间别想再出去。

    虽然这让许多修真者却步,还是有许多修真者进来,包括圣女殿一众,至少有数百昊帝来此,领队的是轻云昊帝。

    羿心雨也来了,本来南蓉昊帝都不愿来参与,自然也不让她前来,但她心中已定,又有郑玉环早已神赐的特殊身份,就如帅天骄在宇星宫的地位一般,南蓉昊帝也难以阻止。

    望着紫金耀眼,千足翻动飞来的蜈蚣飞辇,白千道惊喜之余,又皱起了眉头。

    心雨真是胡闹,如今这里凶险之极,她亲身来此,会不会有变故?

    史子菁望向似乎沐浴圣光,容颜绝世的羿心雨,再歪头看着他,目光悱恻。

    他也是看向她,目光一肃,瞪了一眼。

    史子菁媚然一笑,再望向为诸多昊帝簇拥的羿心雨,说道:“她真的好美,据说圣女殿历代寻她,是因为她是圣女殿的天选之人,如今在其殿也是地位尊崇。爹,您说,是不是因为那杀胚白千道的原因啊?”

    白千道沉声道:“谨言慎行。”

    史子菁又是一笑,笑容魅丽,她是半妖人,现在越来越妖惑了。

    她再望向远处,那里秋怡月伫立,如秋月怡静,纯净圣洁,与她形成鲜明对比。

    她娇哼一声,目中显出嫉妒之意,急欲在试灵大赛中,压下对方。

    她已是蒙天感召,悟出一个力量,便是白千道都觉神奇,认为是残缺神法,这也是她自信的原因。

    白千道瞥她一眼,说道:“你就是心思多,好胜心强,急欲而不达,无为而意,道至自来。”

    “爹,您教训的是。”史子菁又是媚然一笑。

    白千道谨守心性,一点不受她惑然,望向身躯闪烁光芒的帅天骄,内心冷笑不已。

    帅天骄正望向羿心雨,心中阴沉,此女竟然已是高阶尊者,快追得上自己的天资,很可能还受到那杀胚的诸多好处。

    是不是能鼓动诸多昊帝,擒拿下此女,威胁杀胚冒头?

    当初为自己领帅诸多昊帝追进邪空集市,几乎丧失贻尽,单是宇星宫就死了三分之二强大昊帝,真正以宫内整体实力而言,已是无法与圣女殿争辉。魔手和幻手除外,其余大势力也是如此,以初阶昊帝为多,若是杀胚冒头,这等实力是没有完全把握能在屠尽圣女殿后,再杀那可恶又邪异的杀胚。

    魔手只是遣派虾脚来此,幻手也只来了十个高阶昊帝,不知这次试灵大赛会不会有更多昊帝前来?

    他正在想着时,望见一座百万倍速飞辇飞来,上面是数十昊帝,最强有三个巅峰昊帝,正是幻手又派遣昊帝来了。

    竟然来了三个巅峰昊帝?

    他的心中又是一紧,其实他也在担忧如此多的昊帝围聚在宇星宫外,会不会借此灭了自己创建的大势力,要不是对杀死白千道心有执念,他都不会同意被群虎环伺。

    现在,他心中也有抉择之意,若杀了白千道,或许因此引火烧身,若不杀白千道,又心念恨毒地很。

    已经走到这一步,暗恨白千道之余,他不得不考虑后果,修真世界很是无情残酷,因此被灭了宇星宫,甚至自己也被群虎撕碎,岂不是太怨了。

    魔手也来了,数十个昊帝,其中也有三个巅峰昊帝,让他更是忧虑,以往没有一次性来几个巅峰昊帝的例子啊!

    以前的试灵大赛,顶多会来几个昊帝,这是为了一些天资优越的后辈保驾护航。如今魔手和幻手也各来了三个巅峰昊帝,若去问,应该说是为了白千道,但这让他很是不安。

    他暂时放下擒了羿心雨,甚至是杀白千道的心思,想着若群虎敢犯宇星宫,就要动那大杀器。

    那方,轻云昊帝蹙着娥眉,说道:“我感觉很不对劲,幻手和魔手来了如此多昊帝,似乎有着风雨欲来之势。”

    羿心雨讶异问道:“为什么如此说?”

    “这两大势力本就奇异,喜欢做情报和买卖的生意,据说这是传统,便是仙界也这般。它们一般不会参与人间界的厮杀,但也没谁敢去招惹它们,尽量与它们以和为善。为了白千道,幻手派出了一定阵容,这本就是奇怪之事,如今这里已有三千多昊帝,按理对付白千道绰绰有余,不用更多力量,会不会是针对圣女殿?”

    epzww.com      3366xs.com      80wx.com      xsxs.cc</p>

    yjxs.cc      3jwx.com      8pzw.com      xiaohongshu.cc</p>

    kanshuba.cc      hmxsw.com      7cct.com      biquhe.com</p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