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笔趣阁 > 玄幻小说 > 嫡女贵嫁 > 正文 第六百三十八章、拒了!影丫头已有婚约。

正文 第六百三十八章、拒了!影丫头已有婚约。

 热门推荐:
    “郧郡王是英王了?”永宁侯倒吸一口冷气,这一位原就是权倾朝野的,皇上这是什么意思?还怕他受委屈不成?

    说话间,许离鹏进来,恭敬的向永宁侯和曲志震行了礼。

    “曲侍郎过来是说说两府之间亲事的事情,你母亲最近和你现在不是在准备亲事吗?跟曲府有关?”永宁侯皱着眉头看了一眼儿子,问道。

    府里最近的动静是什么,只是永宁侯不管事,并不太清楚。

    “要和段府断了亲事。”曲志震在,许离鹏小心的答道,莫不是齐太夫人那里生了效果,曲侍郎才会上门?

    “断了亲事?故闹,这门亲事当初虽然定的仓促,但必竟也是两家商议下的,怎么是想断就能断的。”永宁侯不悦的道。

    他往日是太不顾府里的事情了吗?连这么重要的事情都不知道。

    “世子是要跟我府上重新结姻缘?”曲志震不愿意再听下去,永宁侯其他给他的感觉就是默默唧唧的,也怪不得这么多年也是一个闲职,话根本没有抓住中心。

    听曲志震这么一说,许离鹏回答的越发小心起来:“这事……齐国公太夫人的意思,见我们府上正要退亲,觉得我们两府之间……之前都是误会,若是能再续前缘,对我们两府都是好事,之前的事,也的确是小侄错了,若能再续前缘,必不会慢待四小姐。”

    许离鹏说完,恭敬的向曲志震再行了一礼,一揖到底,自觉做足了他的诚心。

    当初的事情,在太夫人看来是天大的事情,在曲志震看来,其实并不算得了什么,如果没有英王的事情,见许离鹏如此诚心,又对自家有好处,曲志震倒是很愿意的。

    但现在,不行!

    “许世子,影丫头已经有婚约,就不劳世子再惦记了,也切莫再寻齐太夫人说话,这亲事,就算是齐太夫人也没办法推翻的。”曲志震不客气的板下了脸。

    许离鹏愕然的抬起头,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,呐呐的重复了一句:“已有婚约?”

    “这件事情已经定下了,影丫头的亲事就不劳贵府再惦记,既然之前是退过亲的,以后若是遇上,还请世子格守本份,切莫再传出一些闲言碎语,到时候,影丫头不方便,世子也不方便。”

    曲志震冷哼一声,站起身来向永宁侯告辞。

    自己的话放在这里,相信许离鹏应当能听懂自己的意思,但凡影丫头在的地方,这位世子都应当避嫌。

    永宁侯到现在还是一脸的茫然,但看曲志震的脸色,应当是有些动怒的,知道自家夫人和儿子可能在暗中做了什么,又气又恼,偏又憋屈不知情,等着把曲志震送走,手重重的在桌面上一拍。

    “到底发生了什么事,你的亲事怎么又要退,还想跟曲府再续姻缘,这里面还有齐国公太夫人的事情在里面?你们到底在胡闹什么?”永宁侯的怒气在彪升,瞪着儿子厉声问道。

    出了这么大的事情,牵扯了这么多人在里面,他却一无所知。

    “父亲,这事您跟我解释……”

    “还有什么好解释的,你跟你的那个母亲,同样都是不着调的,这亲事订了又退了,然后又订又退,你不要面子,我还要面子。”永宁侯气狠了,指着儿子大骂。

    “侯爷,这事你别怪鹏儿,都是曲府自己折腾出来的事情。”永宁侯夫人已经得了消息,匆匆赶过来的时候,正听到这么一句,挥挥手,让下人们都出去,这才慢悠悠的对永宁侯道。

    “怎么都是曲府的事情?曲侍郎方才过来话里的意思已经很清楚了,他们府上的四小姐跟我们府上再没有关系,让鹏儿以后见着她,都得退避三尺。”永宁侯语气冷凝,恼怒不已。

    他往日是不太管这府里的事情,自家夫人是个能干的,而他也不愿意管这些内务,全让她管倒是正好。

    没想到现在居然闹成这个样子。

    “侯爷,曲侍郎为了自家那位小姐的名声,当然是这么说的,明明这事是他们先找上我们的,还让齐国公太夫人在里面调合,我想想还不错,自打退了亲之后,鹏儿的名声有多不好,你又不是不知道,之前寻好的差使,也没了。”

    永宁侯夫人委屈的红了眼眶:“你往日又是一个不管事的,那里知道这里面的原委,如果不是他们家先找上我们,我们又何至于现在还要退婚。”

    说起这个事情,永宁侯夫人心里也着实生恼,她原本要亲自和曲志震说的,无奈过来的时候,这位曲侍郎已经走了。

    说起这件事情,永宁侯也有些不悦,之前退亲的事情,又马上和段府定了亲,还有各种不好的传言出来,儿子受的委屈并不比女方少。

    到现在永宁侯还以为当时真的只是一个误会,以为是段府的那位二小姐恩将仇报,但事情到了那种地步,不负责也说不过去,只觉得儿子救了人是好事,之后的事情却把儿子说的负心薄情似的。

    现在听永宁侯夫人这么一提,心里也烦燥的很。

    “母亲,算了,方才曲侍郎已经说了清楚,曲四小姐已经有了姻缘,不再看上我们府上的了。”

    许离鹏开口劝道。

    “这话是这么说的吗?骗 得你退亲,她却早早的和别人已经有了姻缘,这分明是故意害你……也怪我……觉得她是好的,没想到心思这么恶毒,毁了你一次不够,还想毁你二次。”永宁侯夫人愤愤的道。

    “父亲,母亲,现在怎么样?”许离鹏苦笑着低下头。

    “之前有心和咱们再结亲,现在又直接言拒绝,应当是别攀了高枝了,这是踩着我们找了别的人家,要把我们甩脱了。”永宁侯夫人气恼道。

    之前和段氏已经暗示过有退亲的想法,这接下来就真的退亲了,永宁侯夫人之前的想法就是先把亲事退了,然后由齐国公太夫人说和,和曲府再订姻缘,把之前的事情拔乱反正过来。

    亲事重新订下,之后儿子不好的名声也可以因为这桩重新订下的亲事好起来,至于段府的亲事,可以引导成段府的那位二小姐故意为之,借着儿子救她的机会,死巴着儿子不放,这才使得两家不得不退亲,反正这位段二小姐的名声原本就不怎么样。

    永宁侯夫人是这么想的,也以为这件事情马上就要成了,曲莫影现在拒绝不过是摆一摆谱子罢了,以她的条件,到哪里找比儿子好的人选。

    没想到,今天曲侍郎上门,居然说这件事情,而且还表示曲莫影已经另订了,凭什么?永宁侯夫人只觉得一股子邪火冲上来,对曲莫影生了恼意,觉得儿子现在弄成这么一副样子都是曲莫影害的。

    “母亲,算了,这件事情……到此为止吧!”许离鹏摇了摇手道。

    “不行!”永宁侯夫人一口拒绝。

    “好了,曲侍郎都这么上门了,你还想怎么样,总不能让曲侍郎再上一次门吧,能让他这么注重的,可见对方的来头不小,方才也说了,就算是齐太夫人,对这门亲事也无能为力的。”

    永宁侯不太管事,但并不代表一点见识都没有,曲志震的话分明有威胁的意思,能让曲志震这么上心的,可不是一般人。

    “母亲,段府那边的亲事也别退了,就这么样吧。”听永宁侯这么一说,许离鹏更死心了 ,笑容苦涩。

    他其实比母亲看的更清楚,那位曲四小姐真的会屈服于齐国公府的威压吗?他当时就觉得未必,只是母亲想的太好一些了。

    两个人的姻缘在断了的时候,其实已经注定了不再可能了。

    “不行……”永宁侯夫人还在矫情。

    “行不行的也不是你说了算的,段府的亲事不能退,曲府跟我们再没有关系,如果你这点也想不通,这以后也不要出门了,还是在府里修身养性的好。”永宁侯用力的一拍桌子,震怒道。

    “这件事情就听儿子说的,到此为止吧?”永宁侯难得不听自家夫人的话,脸色一板沉冷若水,“你如果还想让你儿子能好好的办差,能有个好的前途,别跟我一样当个闲散没用的,就别跟曲府硬碰,曲三小姐现在可是景王的庶妃。”

    不管是侍郎还是御史,甚至于庶妃,都比他这个闲散的侯爷有用。

    想清楚这一点后,永宁侯夫人委屈的拿帕子一捂眼睛,转身哭着就往外走……

    “又是齐太夫人请你过去,说是跟你再说说亲事的事情。”曲太夫人叹了一口气,对曲莫影道。

    她是真的不知道齐太夫人为什么对于影丫头的亲事,这么执着,明明那天已经说的很清楚了,齐太夫人怎么还这么上心。

    “祖母放心,我这次去一定跟齐太夫人说清楚。”曲莫影沉吟了一下柔声安抚曲太夫人道。

    “这件事情,哪是你一个未出阁的女儿该说的。”曲太夫人叹了一口气,第一次觉得齐太夫人这事做的有些不着调了。

    有事找自己说才是正理,怎么能直接找孙女说呢?

    可拒绝又不便拒绝,必竟是好心,只能一再的叮嘱曲莫影,如果有什么事情就推到自己的身上,让自己跟齐太夫人解释,切莫直接把齐太夫人得罪了……

    曲莫影的马车前脚才走,洛氏匆匆带了走追到,最在无奈的在停车处重重的跺了一脚才回去。